当前位置: 首页 » 家政信息
 

都说保姆贵雇主被吓退

提起最近请保姆的经历,家住越秀区的刘女士感受到了保姆市场的变化。“以前请保姆都是我们问:‘你有经验吗?’,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刘女士说,这几天中介给她推荐的几个保姆,一见面就先发问:‘你家多大?有老人吗?

记者调查发现,在广州的家政市场,保姆很关注未来的工作环境和条件,与雇主见面时会主动了解雇主家的情况,并且会挑选雇主。有不少家政公司反映,在保姆薪酬日益高涨的背景下,越来越多家庭放弃了请保姆的计划,以致保姆“有价无市”,所以即使年近岁末,但其实保姆、钟点工和月嫂的供应是充足的。有保姆投诉称,由于媒体对保姆月薪高的炒作,很多家庭都不愿意请保姆,导致他们很难找到工作。

文/记者黎蘅 通讯员穗妇宣

赵兰从事家政中介工作多年,她告诉记者,这几年保姆与雇主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以前是保姆怕没人请,现在是雇主怕请不到人。保姆们最喜欢的家庭是月薪三四千,没有老人,能有自己的房间,雇主是双职工,白天上班,就留下她一个人带着小孩……”

部分中介:

有的家庭对保姆望而却步

连日来,记者通过电话和实地走访等形式对广州今年的保姆行情进行了一番摸查。结果发现,目前一般大型中介公司住家保姆的报价为2500元~3000元,受过专业训练的育婴师月薪为3200元~3500元,而月嫂的起薪则在6000元~7000元,资深或口碑好的“星级月嫂”月薪更高达八九千元。

从薪酬来看,保姆和月嫂的月薪比去年平均有了几百到一千元的增长,但今年保姆的人手不算紧张。记者致电市内多家中介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人手充足,一次至少可提供三到四名保姆供选择。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家政公司反映,虽然临近岁末,一些保姆回家了,但同时今年请保姆的家庭却比往年少了。“去年这个时候打来找保姆的电话一天起码四五十个,但今年每天不到三十个。”德政中路一家中介的工作人员边翻查他们预约登记本边对记者说。

而江南西路的一家中介的负责人则分析说,中介公司今年生意不算好,虽然这几年保姆的月薪高了,吸引了更加多人投身这个行业,但同样是因为薪酬高了,使得一些经济不是太宽裕的家庭对保姆望而却步。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来自广西农村的阿娣正好就在这家中介等待雇主上门。阿娣说,她今年42岁,因为听说在广州当保姆一个月能赚几千元,就来到广州。“但工作并非想象中这么好找。”阿娣说,她以前也帮人带过小孩,开价3000元,但在中介等了差不多一周,见了六七个雇主还没找到工作。

除了保姆月薪走高,记者发现如今不少中介的介绍费也在漫天要价。记者日前致电位于东山的一家知名中介,说要请一个住家保姆,中介费开口就要一次性1500元,而且不包换。如果想要一年内包换的服务,则要交2500元的中介费。此外,还有些提供育婴师的中介还和雇主签合同,育婴师服务满一年后续约,也得重新缴纳中介费。

家庭服务中心:

建议春节期间请广州家政工

记者在广州市妇联家庭服务中心了解到,该中心的住家保姆、钟点工和月嫂的储备都相对充足。市妇联家政的住家保姆基本来自广西、湖南等地,钟点工队伍由广州市户籍妇女组成。广西妇联每月基本稳定向中心组织输送20~30人左右,价格也比较稳定,煮饭搞卫生的2500元左右,带小孩、照顾老人的大约3000元左右,而今年签约的月嫂价格也维持在5980元~6680元。

据该中心的廖日香主任介绍,每年春节确实会出现短暂的保姆用工困难,在这段时间市妇联家政服务中心会建议广大市民聘请广州的钟点工解决家务问题。市妇联家政目前有在册的广州钟点工2000多人的队伍,基本能满足市民春节前后的家政用工需求。

各方声音

部分妈妈:

收入不太高干脆辞职

“花三千多元请个保姆,还不如自己辞职回家。”记者在广州妈妈网的论坛上发现,越来越多妈妈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日前,记者来到广医三院门诊产科的候诊区域,现场对20位候诊的“准妈妈”们进行了采访。这些妈妈中有11人表示,自己家不打算请保姆,有的是因为家里有老人帮忙,有的则打算生完小孩后暂时不工作。另外,还有5位“准妈妈”表示,目前三千多一个月的保姆行情自己还能承受,但如果再往上涨,也不打算请了。只有4位“准妈妈”表示自己产后一定会请人帮忙带小孩。

而在候诊区还有一位“准爸爸”梁先生接受了记者采访。梁先生在一家外企工作,妻子则在一家广告公司当文员。梁先生说,他们不打算请保姆,妻子产后将回家当“全职妈妈”。“按照当下的行情,如果妻子外出工作每个月挣的钱不超过5000元,那还不如回家带孩子。”梁先生说,而且为了熟悉带孩子的技能,他们夫妻俩还专门参加了医院和社区家庭服务中心组织的育婴培训。

保姆:

老说贵 不好找工作了


对于市场上部分中介对保姆和月嫂薪酬的炒作,个别中介甚至推出“万元月嫂”的现象,市妇联家政就有月嫂向记者抱怨:“希望媒体不要不停报道月嫂价格高了,弄得很多人都不愿意请月嫂了,反而害我们找不到工作了。”

廖日香分析,事实确实如此,现在一个白领的月薪也就四五千元,他们怎么请得起如此高价的月嫂?所以,很多本来有需求的家庭干脆不请了,反而是爷爷奶奶、准爸爸妈妈扎堆前来学习月嫂培训课程。

廖日香说,作为广州市家政行业的龙头代表,市妇联家政不会把保姆和月嫂的价格定得过高,过高的要价会让不少家庭放弃请月嫂和保姆的打算,受损的不仅是家政服务员群体,还有广大有用人需要的家庭。

 
推荐资讯
家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