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洗服务
 

天津年底又遭保姆荒 家庭服务纠纷频现

  临近年底,不少已经雇用保姆的家庭正在遭遇保姆返乡和跳槽的高峰期,而一些打算雇用保姆的家庭却在为如何能找到一位好保姆而发愁。“保姆难找,好保姆更难找”成为当下雇主们的共同心声。而在保姆们看来,寻找到一位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并且相处愉快的雇主似乎也只能是自己的一种奢望。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本该“关系密切”的保姆和雇主之间的这场“博弈”?找保姆时又该注意哪些内容?近日,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走访……

  案 例

  现实版《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

  郭先生一家遇到的烦心事

  曾经有部电视剧叫《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讲述了因为教授田丰的母亲扭伤脚无人料理家务而必须找保姆,从此田教授家的保姆便像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而眼下,这部电视剧正在成为市民郭先生一家人的真实写照。

  在本市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郭先生,两年前升级做了父亲。虽然妻子的工作并不忙,但是由于夫妻二人的父母都不在天津,为了能够更好地照顾孩子,还未等小家伙出生,两人便决定请一个保姆。“最开始,我们找保姆的主要渠道是通过网络,不少大型网站都有这项服务的。不过看了两个多星期,也电话联系了几个人,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回忆起两年前给孩子找保姆的细节,郭先生的妻子陈女士可谓“记忆犹新”。网络这条路走不通后,郭先生和陈女士便开始分头找朋友帮忙物色好保姆,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却是来自朋友的抱怨:“这年头,要想找个好保姆真是比登天还难。”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眼看着妻子即将临盆,郭先生只能请一家中介公司帮忙。“其实不是在乎交的400元钱中介费,是许多人都说中介不靠谱,所以要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是不会找中介的。”中介收钱的第二天,便通知郭先生与来自河北农村的柳姐见了面。虽然担心农村人跟自己的生活习惯不太相符,但由于已经为找保姆而“折腾”了快两个月,筋疲力尽的夫妻俩当场决定就是“柳姐”了。

  2010年9月,郭先生的儿子出生后的第二个月,送走了月嫂后,夫妻二人便把柳姐接回了家。“当时跟柳姐约定的是先干一年,月工资2500元,吃住都在我们家,每周休息一天。主要任务就是收拾家务和做三餐。那时候大家相处得特别好,我一个人在天津,几乎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陈女士回忆说。不过年底的时候,在收到第4个月工资后,柳姐突然提出“涨工资,不然就不干了”。“当时明明说好是一年后才加薪的,而且我们对她特别好,所以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感情上我们都接受不了。”由于没有等到夫妻二人的回话,三天后柳姐选择了离开。“因为中介说可以免费介绍四次,所以当时觉得不行就再换一个吧。”不过令郭先生没有想到的是,在此后的日子里,换保姆已经成了他和妻子的“家常便饭”,有时是因为保姆太懒、有时是因为保姆个人卫生太差,而更多的时候则是保姆“炒”了他们,原因各种各样。“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们家已经换了10个保姆。干得最长的就是柳姐做了四个月,最短的只有一个星期,中介费我都交了四次了。请个好保姆,咋就这么难?”

  两个月前,还是通过中介公司的介绍,50多岁的秦阿姨成为郭先生家的第10位保姆。“现在孩子大点了,这次我们请的不是住家保姆,只是每天早上十点来,下午五点走,负责做中午饭和晚饭,并做些简单的家务,周末正常休息,月工资2800元。不过我们在周末还要再雇一个小时工。”郭先生解释说:“这个秦阿姨说好的做些简单的家务,可后来几乎是除了做饭什么都不做。偶尔扫回地,连摆在客厅里的凳子都不会挪开,就绕着边上扫扫。家里实在是又脏又乱,只能周末再请人打扫。”面对记者的不解,郭先生颇为无奈地说:“我是真的怕了,实在是再也没有力气换保姆了。等到明年8月,孩子上了幼儿园,我们再也不请保姆了。”

  调 查

  岗前培训几乎形同虚设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家政从业人员,当被问及“从事家政工作的原因”时,接近七成的从业人员表示做家政是因为“找不到别的工作”或“没技能”。当被问到“如果找到合适的雇主,您觉得至少应该约定最短的时限是多长时间”时,只有7%家政服务员希望“一年以上”,超过25%的人只愿意做“几个月”,更多是“看情况而定”。

  此外,家政行业管理无序、市场上各家政公司组织松散、家政服务人员水平不一、顾客对家政员的期望值过高等,也是“保姆难请”的原因。近日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不少打着中介旗号的家政公司其实就是简单的“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几把椅子”,无法提供从业资质。而其向雇主承诺的保姆“岗前培训”几乎形同虚设,大多只是“走过场”。“现在人手不够,能招来保姆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培训。而且一般情况下,雇主对这些并不是特别看重,只要符合雇主的心意,是否经过专业培训,一点都不重要。”家政公司服务人员坦言。

  探 究

  令不少市民感到头疼的是家里的保姆老是换来换去,就是做不长。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保姆难找、难留、频繁跳槽的呢?记者和几家家政公司的负责人探讨了这个问题,大家总结出的原因有如下几个方面――

  失衡的市场这样形成

  保姆的苦水 在雇主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连日来,记者在本市几家家政中介机构随机采访了10位从业人员,最年轻的不到30岁,年长的有50多岁,尽管年龄悬殊,但不怕累不怕苦就怕得不到尊重却是他们共同的感受。80%的保姆觉得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得到雇主的尊重和认可。

  小王是江苏人,今年27岁,见到她时,她正在中介公司等待着和新介绍的雇主见面。“上一家我是干的住家保姆,整天在雇主家待着,难免有摩擦,这次就是想找不住家的,这样的话有自己的私人时间,不用整天看雇主脸色。”她说,上一家给她每个月5000元,每周可以休息一天,钱虽然不少,但雇主一家人的“高姿态”让她难以忍受。“当初讲的时候是专门照看一岁的孩子,可是到那以后,除了看孩子,还要为他们一家人洗衣服,孩子醒着的时候我休息不了,孩子睡了我也闲不住,8月份正热的时候,下午一两点钟非让我带孩子到小区的树阴下睡觉,说是放假在家的大女儿会吵到小弟弟。多热的天啊,孩子睡了,我就得一直站那推着小车,一两个小时真是受不了。吃饭的时候,先是孩子爸妈吃,再是小孩儿姥姥吃,等我再吃时已经没什么饭了,吃完饭,还要给他们一家人削水果,晚上累得不行,孩子哭没及时哄,小孩儿妈妈进来就是一顿数落,这样的家庭,给钱再多我也干不了。”

  雇主的意见 保姆常施压“不给涨钱就走人”

  最近,家住西青区的姜女士很郁闷,她家的保姆要求涨工资,不然就跳槽。“刚开始是2500元一个月,然后是2800元,现在保姆提出要再涨400元,不然就走人。”姜女士无奈地说,保姆涨价也得有个节制啊,经常涨价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姜女士家的保姆朱姐做事手脚麻利、有耐心,父母对她很满意,一直不肯换人。可是半个月前,朱姐说家里有事得回去一趟,老两口是左等右等,她却迟迟不归。无奈,姜女士只好又给朱姐打电话,没想到对方却是一句“不想干了”。姜女士说了一大堆好话试图挽留,最后朱姐才支支吾吾地说:“要是涨到3200元,我可以考虑回来。”“我们待她不薄,每逢端午中秋,粽子月饼总少不了她一份;送她的衣服,全是八成新。没想到还是动不动就不干了,你说上班都挺忙的,父母就指着她照顾,她一闹情绪家里就陷入混乱。真让人受不了。”姜女士说。

  市民李先生对“保姆动不动就要加工资”也颇有意见。他说,每个月除了2500元―3500元的固定工资,还提供吃饭、住宿等,这比一般的大学毕业生的工资还要高。可他家的保姆动不动就说谁家又涨工资了。“这不就是在向我施压吗?”李先生哭笑不得地说。

  好几个找过保姆的家庭对记者说,有些保姆心态不好,她们老喜欢扎堆攀比,一旦雇主给的待遇比不上别人,心里不舒服就立马不干。他们最怕的就是保姆干两三个月就要涨工资,不涨就走人。


 
推荐资讯
家政信息